注册 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科幻小说 >  第三章创世界

第三章创世界

作者:流光蓝萤

人气:10791

时间:2021-08-03

“先说说你看到的吧!”伏羲没有立刻答应,因为他也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有何神异之处。“紫金色,我看到体内流淌的血液是紫金色的,骨骼也是紫金色的!”金麟没有任何隐瞒,他想看看这个号称窥视命运碎片的人能否给予自己答案。伏羲摇了摇头,道:“闻所未闻!据我所知,人、神或者冥族的血液都是鲜红色,骨骼都是白色。只有少部分的异兽才会出现异常的情况。但你显然只是个人族。”光从外表和内视的情况,伏羲并不能判断金麟究竟有什么神异之处。可惜,身在囚笼之中无法出去,不然能够触碰到对方的话就可能有所发现。金麟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唉,你也不知道啊!再给我来几个神识之眼,我要再仔细看看。”伏羲再次随手画了一个神识之眼的咒文,相比于之前的那个,这个咒文的光芒更加明亮凝实,他屈指一弹,将咒文弹到金麟眼前,道:“这个咒文够你用七天,用法很简单,将它贴在眉心,使用时将闭上双眼就行。不需要使用时只要默念一声退出就行!”金麟点了点头,急不可耐地将符文贴在眉心,闭上双眼。他控制着视线来到了头颅位置,不断深入,进入脑海之中。终于,他看到了脑海中的那个东西,是一本书,一本混沌色的古朴大书。书本封面犹如雕琢一般,凹凸有致,构成一副波然壮阔的景象,这副画描绘的正是广袤无垠的宇宙星海。恍惚之间,他看到了日月星辰不断移动,犹如身处实景之中。“要是能翻来看看就好。”金麟心中如是想到,好奇心总是萦绕在人的心头。古朴大书似乎感应到他内心的想法,缓缓翻动封面,打开了第一页。其上,写着三个神秘莫测的符文,却另一个不认识此种符文之人一眼明白其含义——创世界!“这么大的口气!创世界!这是要比肩盘古吗?”金麟倒吸一口凉气。众所周知,创世界就是创造世界,要说创造世界人们心中想到肯定是盘古。盘古开天辟地,身化洪荒万物,这是华夏大地流传已久的神话。一本书敢号称创世界这得多牛逼!“这本书莫不是一本功法?据我所知,秦羽的星辰变功法也是创造世界。”金麟心中不住地揣测。他继续翻动,第二页首行写道:“功法总纲!”“果然如此!”他继续向下看,上面介绍的是功法修炼等级的划分以及如何修炼这功法。创世界将修炼等级划分成十四个等级,依次是:星尘→星云→星核→小行星→褐矮星→矮行星→彗星→行星→恒星→白矮星→中子星→黑洞→奇点→宇宙。看着这个等级划分让金麟有一股“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”的感觉,这很像星辰变功法。但又有些不一样。宇宙创生于真空中——“无中生有”,但真空并不是虚无一物的虚空,而是沸腾的真空,蕴含了巨大的潜能。修炼创世界的第一步就是点燃体内潜能。所以首要条件是身体有足够的潜能,不然修炼到老死也无法创造世界。另外,身体素质要足够强,能够承受住潜能点燃。否则的话,潜能没点燃反而把自己烧死了!看到这第一步修炼就如此危险,令金麟原本激动火热的内心瞬间就冷了下来。他睁开双眼,退出内视状态,脸色有些阴晴不定。原本有个可以变得很牛逼的路可以走,可是太危险了!如果可以再来一次,我还是不敢啊!他又不甘心放弃,谁能忍得住这种诱惑!想想自己异于常人的身体,或许能够承受住潜能点燃,但没有十足的把握。金麟忽然想到了旁边两位大神级别的人物,开口问道:“你们办法测试我的身体素质?”伏羲和云中子都都摇了摇头,表示没有。伏羲开口说道:“身体素质一般包括三个方面,力量、速度和防御。你身在囚笼里,身体无法伸展,速度无法测算。没人能够接触到你,所以防御也无法判断。至于力量也是,没有接触,无法感知你的力量大小。不过,你可以按照我之前说的。攻击囚笼,你可以感受到反弹的力量,以及这股力量产生的痛感。这样对自己的攻击和防御也就有一个粗略的了解。”金麟横了他一眼,说到底还是要自虐。不过,为了变得更加牛逼,他忍了。“嘿嘿!看我的弹指神功!”他伸出中指,在笼子上轻轻弹了一下。“嗯?没感觉,继续!”他加大力量,重重地弹了一下,还是没有任何痛感。按理说,就算是一块木板,他的手指也应该会感觉到痛感。难道身体真的发生了奇异的变化?他使出最大的力气弹出手指,依然没有疼痛感。他甩了甩手,右手握拳,带了一点力,打在囚笼上,然后不断加大力量。…………经过一番实验,他明白,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具凡胎肉体,而是经过改造的超人之躯。他深吸一口气,双手握拳,左一拳右一拳,使出全力,不停攻击在囚笼上。拳头舞的虎虎生风,不绝入耳的敲击声在这天涯海角荡漾开来。囚笼开始在空中晃荡,链条摩擦的刺耳声听得人牙齿发酸。金麟已经沉浸在出拳的快感之中,每一次大力挥拳都令他神清气爽。“什么人到了这里还这么不安分?”一道阴森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意境,金麟有些不爽的停了下来。
<<上一页 下一页>> 回目录
书评区:
星火将烬
乃知祖父之志也曾全,其令李萍必欲入曾家,为爱之其饭场矣,
最终永恒
管家食之,如何怪夫些面善,似一日至,遇之同胞。
一只小虫子
一日下,三人皆甚意。
我是个妖孽
“曩之所以生,盖余之戒,此次,若张老子不愿易,其小令,则其尽!”
瑶歌
纪千千忽起,手捉其臂曲,硬拉得坐下,嗔道:“啬鬼!汝在生人之气。”
落羽灵悦
苏恒白首黑线……顿了顿,切道安:“安行,算你狠!寡人去。”
编织梦的蜘蛛
墨心尚为女带上一辆黑色大商车。
诗艺
“其至时且。”温泽昊亦懒多言。
新版红双喜
徐子陵别头看去,虚行之上半截身体身栏处,见其发散,面沾血伤
北极猎手
下大在一月之后。
黄三葬
“给我把此女系!然后鬻于黑市去!连最后之一滴亦与我卖净!
唯一的迷蝶
此,韩云安色从容收银行卡,因将票据掷了沙发旁之秽桶里,“有何伤?
暗夜冰雷
“信不信,我到沈司令之告君?”其患矣林君劝一句。
您好,请登录!   免费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