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科幻小说 >  第一章开局死囚犯

第一章开局死囚犯

作者:流光蓝萤

人气:10791

时间:2021-08-03

“小山、小水,你们快拉着我的左手!”金麟看到不远处一个脸盆大的漩涡逐渐靠近,两个伙伴被一股吸力拉扯着后退,赶紧游过去伸出左手抓住其中一人,这人抓住另一人。金麟拼命蹬腿,右手不停划动,慢慢地脱离漩涡的吸力。眼看就要脱离吸力的范围,突然,漩涡猛地变大,直径足足两丈。这个漩涡犹如猛兽张嘴,一下子就将三人吞入腹中。金麟感觉到江水从自己的七窍不停涌入,无法呼吸,眼前白茫茫一片,无法看清水中情景。他的身体不断下沉,四周强大压力令他无法动弹,只能任由身子下沉。他感觉自己快死了,因为他的胸部剧痛无比,要炸肺了!他眼前一暗,失去了意识。躯体漂浮在水中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道金光闪过。从他的躯体中带出一个透明的影子,没入虚空之中,不知去向。…………混沌某处,一道伟岸的身影两脚踏地双手撑天,将欲要合拢的天地不断撑开。随着天地的分开,他的身体不断生长变高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似乎累坏了,不停地喘气,呼出的气流化作巨大的龙卷风将空中云朵粉碎一空。巨人低沉玄奥的音节响起:“难道我盘古生来只是开天的工具吗?”低头看着这方世界,眼中充满眷恋。这个世界就是他的孩子,孩子刚出生就他就陨落,让他如何甘心!突然,他抬头望向上空,怒喝道:“区区圣人胆敢窥探我的世界!”他透过无尽时空看到一个帅气的青年现在一条江边,仔细打量一番,喃喃自语道:“不对,这人似乎原本就和我这世界有一丝丝非常微弱的联系,正是靠着这微弱的联系他才能触及这里。”“生机!”原本憔悴的脸庞流露出喜悦的光彩,“他身上有我的一线生机,嗯?这一丝生机似乎源于别处。”他扭头看向另一处,那是没有时间,没有空间,没有光,只有无尽的虚无之地。一个透明的少年身影静静漂浮在其中,面容与青年相近。他的身上有一根粗壮的因果线穿越时空延伸至这方世界,在他的身上,巨人看到了自己的生机,远胜于青年身上的。“你与我关联甚大,我就用这残存的力量助你一臂之力!”巨人说完之后,张口吐出一颗斗大的紫红色珠子。珠子破开时空,没入透明的身影中。不一会儿,那道透明的身影逐渐凝实,骨架凝聚,血肉衍生,血管蜿蜒曲折,一颗殷红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动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道完美的躯体成形,绽放出耀眼的光芒,令这虚无之地迎来了第一缕光辉。…………“哗……哗……!”一处海角,海水拍打着礁石,天久地长,礁石磨的油光发亮。海面上方高耸的悬崖峭壁,峭壁之上竟然挂着许许多多的囚笼,在凛冽的寒风中不停地摇晃。凸起的石壁上,遍布白色瘆人的骸骨,其上有不少秃鹫用锋利的嘴钩雕啄。囚笼之中的人一个个面无表情,眼中充满了绝望。一个少年安静地囚笼之中,感觉到身下晃动,睁开眼睛打量四周,发现自己竟然在囚笼里,悬吊在悬崖之上。他的内心有数不清的疑问:“我不是死了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鬼地方?”看着四周笼中之人,他开口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“这里是天涯海角,既然来到这里,就安心等死吧!”一个光头仰八叉的躺在笼中,圆润的肚子就像一个怀胎六月的孕妇,光洁的脑门在这阴沉的天空下格外明亮,厚厚的双下巴被浓郁的胡须遮掩住。“不对,你是谁?我怎么没一点印象!我虽然实力不强,但也是神。”光头胖子猛地起身,死死地盯着少年。少年摸了摸后脑勺,疑惑地问道:“天涯海角!海南的天涯海角怎么会有囚笼?”然后不待对方回应,捂着肚子大笑道:“还有你说你是神?笑死我了!你是神,我还是伏羲呢!”光头胖子听了他这句话,脸色古怪地指着一处囚笼,道:“你叫伏羲?那这位真伏羲怎么办?”囚笼之中,一个老者静静地盘膝坐着,身上光芒涌动,身下一个奇异的符文转动。看着赤裸着上身,身上肌肉令无数宅男羞愧不已。一头棕褐色头长发飘扬在脑后,下巴的胡须也随风而动。听到有人提及他的名字,他从修炼状态退出。双眼睁开,两道金色的光芒射入虚空,搅散天边的阴云,为死寂的天涯海角带来一丝生机。金光持续几个呼吸,渐渐消散。他扭头看向少年,眼中瞳孔骤缩,心中惊骇:“这些年,我虽身陷囹圄,但苦心修炼,实力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已经可以窥见命运的碎片。但,为何我看不透他,只能看到一片浓稠的白雾。而且,我动了进一步窥探的念头后,冥冥之中有一股恐惧的气息包裹着我,令我难以喘气。而且正如云中子所说,这人似乎突然出现在这里,我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记忆。我也没有任何察觉他是如何出现的。”“这是什么眼睛?这世上真有小说描写的存在。一个眼神就令自己心灵震撼,自己竟然能从这对眼中看到沧桑和智慧流转。难道光头胖子说的都是真的?可是伏羲不是人身蛇尾吗?”少年心中震撼无比,不禁思绪万千。老者开口道:“我的确是伏羲,刚刚说话的人叫云中子。不知少年是何人?为何出现在此?按理说这里是囚禁神族叛乱之人的,你一个人族少年不应该在此处!”少年歪着头打量着两人,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你真是伏羲?你不应该是妖族皇者吗?你的下半身也应该是蛇尾才对呀!还有,云中子不应该是仙风道骨吗?怎么成了一个光头胖子?”听完少年的话,云中子满头黑线,身上的肥肉不住地抖动。而伏羲则是陷入沉思,少年明显听说过自己两人的名号,但外貌似乎和对方记忆中的完全不符。这个少年太神秘了!伏羲沉思了片刻,道:“少年,你似乎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。我先给你介绍一下,之后你再说一下自己的情况。如何?”少年点了点头,道:“好,我还是说一下我想问的问题吧,免得你们尽说一些没用的。我叫金麟,我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里。所以,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,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,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?”这位少年正是溺死水中的金麟,他眼前一黑就失去意识,对于外界毫无感知,等醒来后就出现在囚笼之中。伏羲沉声说道:“我不清楚你为何出现在这里,对于你的出现我们没有任何感知,这需要你慢慢探索。至于这里是何处,让云中子给你解释吧!”云中子点了点头,道:“小麟子,我叫风流潇洒云中子,不要再叫我光头胖子了!我跟你说说这鬼地方吧!”云中子起身在狭小的空间中踱了踱步子,叹了口气,道:“这里,是世上看守最严密的囚牢。能在这笼中的都是神界中人,都是神族。你一个人族少年能出现在这里这是令人难以费解。”他自嘲一笑,继续道:“囚禁这里的有两类人,一种是穷凶极恶之人,另一种就是像我们这些所谓'不服管教'之人。这里戒备森严,想要逃出去是不可能的。”不待金麟发问,他用指头弹了弹囚笼,发出清脆的声响,道:“这个囚笼可不简单,用的材料可是神界顶级神铁之一——幽冥寒铁打造的。这种神铁坚硬无比,哪怕是伏羲也不能使用神力摧毁。就算侥幸摧毁也会引来外面巡逻的士兵。就算你避开士兵,你也很难逃出去。”云中子指了指脚下深不见底的海域,道:“想要离开,不可能走正门出去。因为,监狱出口可是神界大本营。从那里出去只有死路一条。所以,只能从海上离开,但这里也是死路一条。因为海底可是有海族,他们臣服于神族,一旦被他们发现,只怕是会被他们分食。”伏羲点了点头,道:“云中子说的不错。不过,如果时机来临,我们还是有一丝机会从海上逃走。但需要耐心等待时机。”周围的人听后没有任何波动,伏羲这句话说了十几年,但机会一直没有到来。他们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!听了这么多,金麟明白自己成了神界的囚犯,很难从这里逃脱,但他依然没有明白自己到底身处何方。他沉思了片刻后,问道:“这个世界有哪些强大的势力?”伏羲和云中子都出来了,还涉及到神界,这世界很不简单,肯定不是原来的地球。或许可以从这个世界各方势力上入手,确定这个是什么世界。虽然对于金麟问出这个白痴的问题很意外,但伏羲还是开口回道:“这个世界的势力可以大致分为四个。神界、人间界、冥界和海族。这个世界在神界的统治下,人间界和海域只能算是神界的附庸、奴隶。至于冥界,只不过是一群和神族争夺统治权的失败者,只能龟缩在毫无生机的地狱。”金麟摇摇头,依然难以判断身处何方,继续问道:“这个世界的最强者是谁?”无法从势力划分判断,最强者肯定声名远扬,可以帮助他判断分析吧!伏羲沉默不语,他被囚禁在这里,可以说是和金麟口中的最强者有着不晓得关系。云中子见伏羲情绪不佳,接过话回应道:“我们这个世界最强者是黑龙之主——天。也是神界的主人,这方世界的主人,是他树立了神界至高无上的威严。”金麟从笼底腾的起身,惊骇地吐出两个词:“黑龙,天!”云中子狐疑地问道:“你知道?”他从金麟的语气中感觉到这个神秘少年似乎听说过天。金麟没有理会云中子的话语,他抓着头发,在笼子里转来转去,十分焦急。“怎么会来到这个恐怖的世界,纣王和子羽很强吧!靠着不死鸟和炼气术,将六部大神虐的死去活来?结果,天随随便便出手就将俩人干掉了,一个死掉,一个残废。”金麟脑海中天那道恐怖身影挥之不去,吓得他无法安坐。“平心静气!”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脑海,令他的心暂时安定下来。“小子,既来之则安之。你如此焦灼不安,想必是因为天吧。不必担忧,天沉睡已久。就算醒来也不屑于对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动手的。”伏羲安慰道。金麟撇撇嘴,天这个大boss可是从沉睡中苏醒,将纣王背上的不死鸟羽翼硬生生拔下来,并将其活活打死,悬挂于朝歌城外。作为一个活了无数载的大boss,该出手时毫不犹豫,岂会因为面子而罢手。不过想想这个老头子说的话也是有道理,既来之则安之。现在担心这些也没用,还是想想怎么好好活着,然后跟着他离开这个鬼地方吧!他记得伏羲可是带着不少人离开了天涯海角,并成立了神隐部。只是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离开这里。
<<上一页 下一页>> 回目录
书评区:
落笔成画
科俄斯等务勉,皆不能抗洛基。
星河圣光
叟怒曰:“好战?人族不战,入境即为下一诸天战!大府不战,大周府不战,
你可以叫我老金
是秦家的千金,一身既济之气,明辨于多门千金之所有与骄骄。
江南一景
扎好针,士问:“灼抹药矣?”
清风扰红尘
勿怒、勿怒不?其高亦一尘俗中人,欲者,其子之龙椅别失。
灰衣倾向
车卸下装,见寇仲笃临,抛下上者,止敬。
逾里
岂欲戒之夕夕之事不能外曰?
芬野
“主人,汝与吾之犬,然有之矣!汝知否?”
胖乎乎的河马
“佟婉,你我也算是好一场,汝不欲我有一日不会被扫地出门乎,且说矣,
爬开
方晨因,一金球复矣,莫里恩大,亟言之于谷者飞去。
胖乎乎的河马
小千煜点头如捣蒜,“欲学,欲学者。”
八匹
曰上崖来,而犹非田某人,男徒送了性命,女之……嘻嘻,嘻。
夜辽
“为夫甚者在后?....”
您好,请登录!   免费注册